筑梦永新

南网国际公司越南永新项目团队的故事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7-04-21

  从蓝图到高塔,从谈判到建设,黄济忠跟了十年,见证了项目一路以来的波澜起伏。在筑梦的道路上,她就像一位母亲一样,守护着项目的成长。  (南网报记者 李志杰 摄)

  煤码头的一个角落是永新项目的“最佳观测点”,项目工程总监王建荣每天都会用手机拍下项目现场大烟囱的变化。  (南网报记者 李志杰 摄)

 

  《人民日报》6次报道,央视《新闻联播》也特别关注,《环球时报》大版面聚焦,专题纪录片《一带一路》中也专题讲述,凤凰卫视《龙行天下》深度聚焦……这么多主流媒体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越南的一个海边小镇——永新。这是为什么?

  来自南方电网、中电国际、越煤等中越两国多家电力企业的同行们,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来到这里,组建了“永新项目团队”。

  如今,由南方电网公司投资建设的永新燃煤电厂一期BOT项目,几十层楼高的烟囱和钢构架耸立起来,无论在阳光下还是夜色中,都是当地一道最特别的风景。未来,这里将成为装机容量占越南全国近1/6的永新电力中心,解决该国南部的缺电问题。

  他们的故事,就从面朝大海的那片空地说起。

  十年磨一剑

  项目开发之难

  VinhTan,中文叫做永新,位于越南南部平顺省的海边。十年以前,这里就是一片海边的荒地,稀稀疏疏地有那么几棵腰果树。

  曾任南网国际公司董事长的曲曙,是永新项目前期开发阶段最早的牵头人,讲到其中的曲折与乐趣,感慨万千。为了积极落实国务院下发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贸合作规划,为了积极促成对越投资,他凭着一股闯劲,跑遍了中越两国政府的相关部委,争取最大程度的国家支持。

  “为了在两国领导人会见时展示项目情况,一条片子我们改了36遍。”曲曙说。这份谨慎的执着,成为了推动项目初期进展的动力之一。也正是南网人的这份热诚,让当时许多谈判桌上的对手,变成了日后的好朋友。

  曲曙回忆说:“本来是想在越南北部投资建电厂,离中国近,还可以回送,但越南政府表示,南部更缺电,欢迎我们去南部。”就这样,王兵(曾任南网国际公司董事长)等火电规划设计专家,去越南南部胡志明市周边的7个候选点,跑了一个月。十年前,她还是云南文山县城里的一名农电工,因为懂越南语,家在云南文山的黄济忠,被曲曙发现,并调来参与永新项目。

  当时的交通状况不好,他们经常是每天要在车上坐将近10个小时,带着干粮和水,在烈日和暴雨下,晚上就在当地小镇留宿。最终,这些风餐露宿的辛苦是值得的,因为选中了永新这块厂址。

  “当时的越南,还没有滨海电厂的概念,所以当我们觉得位于海边的永新可以建厂时,他们很惊讶,这片海边地,真的能建起越南装机容量最大的火电厂吗?”王兵回忆说,“我们就是要用这个项目,来回答越南同行的疑问。”

  选址定了,但接下来的问题更为棘手,那就是谈判,因为永新是个BOT项目,许多条款需要越南政府来担保,确保投资方收益,这就给谈判增加了难度和复杂性。此前中国的火电厂,只有两个BOT项目,广西来宾和沙角B,都是境外投资方来中国建,与永新完全不同。“永新是中国火电人首次去外国投资建设BOT项目,老实说,建设电厂我们是专家,可是BOT谈判,我们真的从未干过。”王兵坦率地讲。从零开始,从零突破,需要勇气和担当,更需要的是耐心与细致,还有严密的逻辑。

  南网国际公司总经理杨华、曾经也是项目谈判的亲历者,对谈判过程记忆犹新,“我们当时的原则只有一个,就是确保万无一失。”所以,谈判团队经常是为了一个细节,熬夜探讨到半夜一两点,“不是大家不想睡觉,是问题还没说完,第二天要谈判,如果对方提问,我们要有详细的解决方案,谈判才不会停滞。”即便如此,谈判依旧一波三折。许多听起来并不复杂的问题,都要耗费谈判团队大量的精力。“比如说,永新一期电厂的煤炭是越南北方的煤,需要海运到永新,海运的安全性怎么保障,出现问题谁来赔偿,我们把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因为要确保合同细则没有漏洞,万无一失。”王兵说,像这样的问题,谈判中不知遇到了多少个,也一度陷入停滞。王兵和杨华他们很沮丧,也很担心,这么辛苦的谈判,项目会不会突然就不做了呢?王兵的头发都愁白了,但却从未想过放弃。熟悉越南国情的黄济忠知道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她安慰他们说,你们放心,这个项目一定会成功的,只是好事多磨。

  最终,经过漫长辛苦的谈判,2013年11月,中越双方终于签署了BOT合同、政府担保协议等一系列合同文件,预示着谈判阶段告一段落,此时距离前期开始酝酿计划的2006年,已过去5个春秋。

  从曲曙,到王兵,到唐红键、杨华,南网国际公司的多任领导班子,都是当年永新项目的“老员工”,一起跑项目、苦谈判、生友谊,也为南方电网练就了一批国际化业务的人才队伍,积累了宝贵经验。“永新最终的BOT合同文本,是非常国际化的、逻辑严密的合同文本,也是我们精心打磨的心血结晶。”王兵说。

  杨华深有感触地说:“永新对于南网国际来说,不仅仅是一个项目那么简单。它是南方电网海外绿地投资项目零的突破。同时,BOT项目周期长,前期近10年,建成还要运营25年,对于很多电力人来说,此生能够参与这样一个中国在越南投资的最大项目,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所以,必须要打造精品,这是我们永新团队的共同梦想。”

  历风雨、见彩虹

  项目建设之苦

  2015年7月,在中越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越南永新燃煤电厂一期BOT项目开工建设,标志着永新项目正式从前期开发谈判阶段,进入了建设阶段。

  陈联清是越南永新公司总经理,也是工程现场的“总指挥”,大家经常会在从早到晚的各个时间段,看到他独自一人在工地巡视,发现问题,就及时找负责部门解决。在风季里,要特别注意覆盖,防止大风将工地的沙土吹上天,污染当地的空气环境。

  “我们的目前是将最先进的技术和管理,通过永新项目,带到越南,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打造一个中国电力人在海外的精品工程。”陈联清做了许多年工程,可是对于海外工程,他依然觉得充满挑战。

  首先是生产安全。根据合同规定,项目的施工建设者多为越南本地工人,这样解决了当地的就业问题,可是却给工程管理带来了难题。“我们要跨越当地的语言、文化、法律等诸多不同所带来的障碍,要实施有效管理,保障施工安全。”因为永新当地纬度低,太阳暴晒天气热,工人们最初没有戴安全帽的习惯,项目特地召集施工单位开会,通过多种形式严格执行安全生产的所有标准,不能打折扣。

  “精品工程不是说出来的,而是靠着一点一滴做出来的。”陈联清总是急匆匆,因为有特别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决定。他习惯了紧锣密鼓的节奏。施工单位的人开玩笑说,媒体来拍照,照出来的陈联清都是笑着,这太不真实了,因为平时他都是板着脸叫我么改正施工问题。而在越南第二电力咨询股份有限公司的现场项目经理阮仁宝眼中,陈联清却是“偶像”。阮仁宝参与过越南的多个外国企业建设的电力项目,他甚至熟悉到能够把每个项目的每个阶段进度,都倒背如流。他在一张纸上列出了所有项目后说,永新项目进度最快,效率最高,“you’remakingthehistory(中国人在创造纪录)!”他对于陈联清的项目团队和中国施工单位之间利用互联网的高效沟通,表示了五体投地的赞赏,他看过西方企业的项目总经理,“他来转一圈,就走了,要用邮件沟通,几天才回复。”他对“中国速度”由衷地赞叹。

  团队成员开玩笑说,永新只有两个季节,就是风季和雨季。风大的季节,安全帽都能被吹走;雨大的季节,简直暴雨滂沱。“来到永新,最大的风和最大的雨,我们都见过了,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由于长久日晒,安全帽带子遮住的脸部皮肤,明显比其他部位白很多,他们说,这就是“永新纪念章”,是这个项目留给每一位参与建设者的纪念章。正是因为风很大,所以永新项目的工程现场,特别注意防止扬尘的环保工作。运送土石方的车辆必须低速行驶,避免洒落;工地现场每天都要洒水4次,避免扬尘;卸船机采用专利水喷雾除尘装置等,尽一切可能,降低工程扬尘污染。

  “先进的、精益化的管理理念,不是说把工程建好就行了,我们还要注重每一个细节,包括环保等工作,都是工程内容的一部分,精益,重在细节,重在标准。”陈联清说。

  南网人对永新项目建设的高标准管理,也得到了越南政府的高度肯定。在去年9月的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上,越南工贸部长代表越南总理阮春福对永新项目表示肯定,“南方电网是可靠的、有潜力的合作伙伴。”阮春福此前还在河内慰问了中越双方参建者并表示感谢,这在中国在越项目中尤显特别。

  “孩子多少岁,项目就是多少年”

  团队与项目共成长

  夕阳下,黄济忠站在建设中的永新一期电厂钢构架前,拿着一张打印的照片。照片是10年前这里的样子,一片海边荒地。如今,她抬头看到,几十层楼高的电厂主体钢构,非常震撼,对照今昔,真的有沧海桑田的感觉,久久无法平静。

  亲历过谈判的张倓志觉得,整个谈判团队中,最不可或缺的人就是黄济忠,大家都亲切地叫她“阿忠”,如今的她,是南方电网公司驻越南河内办事处主任。“在项目谈判中,阿忠不只是做翻译,还逐渐成长为一位谈判专家,积累了丰富的谈判经验。此外,她还承担了与越南各方面沟通的重任,没有她的存在,项目谈不下来。”张倓志说。因为贡献大,越南工贸部还为她颁发了个人奖状。但很少有人知道,黄济忠参加永新团队的那一年,孩子刚出生不久,她甚至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忙工作。所以她对项目进展的年份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的孩子多少岁,刚好项目就是多少年。”然而,谈判太紧张,经常进行到晚上,并没有那么多空余时间给她去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家人、朋友知道她很忙,都不敢打电话给她。唯独对孩子,有个特例。她与在国内的孩子做了个约定:你有急事打电话找妈妈,如果我拒接了,那就说明我在谈判;可是,如果你真的一个人,遇到危险紧急的事情,必须要找妈妈,你记得,一定要再打第二个电话,我看到了,一定会接。

  母子间的一个电话,好似多么简单与日常的事情,但是对于异国他乡的项目谈判者来说,却显得特别紧张。

  异国他乡的坚守,对于团队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意味着不同的故事。

  越南永新公司综合部经理许雄武,也是最早一批来到永新项目的成员,从最早的言语不通,后来因为负责综合工作,不得不和越南政府和企业的方方面面打交道,他也自学起越南语,简单的交流已经不是问题。他也几乎是项目开始近十年来,驻守在越南时间最长的人之一,每年能够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屈指可数。那一年,许雄武的父亲病危,他想着,一定要赶回去看看,可是总觉得还有时间,还有时间,毕竟飞机飞回去才3个小时,还来得及,等忙完了这个手上的事情,就回去。突然,父亲去世,他得到消息,哭着连夜赶到越南的离境机场,却发现只有第二天早上的飞机,他苦苦地在机场坐了一夜,剩下的全是对父亲的愧疚。

  一页纸书写不完一个海外项目的艰辛,但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并不后悔。黄济忠说:“一个电力人一辈子不过工作几十年,永新项目却有将近30年,团队里很多人,都是把此生最长、最宝贵的工作时间献给了永新项目,看着它从无到有,这样想也是挺幸福的。”

  “这就是海外项目和国内项目的最大不同。异国他乡,远离亲人,身为项目负责人,我必须要考虑每一位项目成员的心理状态,因为这直接关系到生产安全、质量、沟通效果等诸多方面。”陈联清根据经验,发现了一个规律:来工地两周,有的是新鲜感;来工地一个月是习惯;来工地两个月以上,就会强烈地想家、想亲人、想孩子。他必须敏锐地察觉每一个团队成员的精神状态,当好这个海外精品工程项目的“现场大家长”,对每一个人负责,“所以我鼓励大家两件事:多读书、多运动。读书填充精神的寂寞,运动保持强健的体魄,都是为了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为项目保质保量地如期完成贡献力量。”

  潘玉锦城,是越南永新公司中的越方副总经理,他毕业于澳洲名校,英语流利,是越南最优秀的一批精英人才,为了永新项目,他也来到了这片海边的荒地,“不为别的,我只是想为国家尽一分力。”他被团队中的中国同事们的执着打动了,每日里朝夕相处,为了打造精品工程而努力。他还在办公室的茶几上摆放了泡茶的茶台和工具,他说喝茶是中国人的沟通方式,既高效又温情,他甚至喜欢用中文喊同事们:兄弟!

  2015年春节前,由于越南法律变更,司法部提出项目的法律意见书要重新谈判,这是整整谈了5年的成果,而此时距离融资关闭只有3个月了。情急之下,潘玉锦城主动请缨,牵头组织与司法部谈判工作,坚冰最终被融化。而很少有人知道,潘玉锦城他们熬夜讨论喝掉的咖啡纸袋,装满了多少个纸篓。

  永新项目为南网国际公司乃至南方电网,培养了大批国际化人才,他们也与永新项目共同成长。“永新项目之前,我们中没有任何人谈过BOT项目,真正地从零开始,零的突破。永新项目,为南网国际后来的香港青山电力等海外投资项目提供了宝贵的国际化经验,培养了人才。”杨华介绍说。

  张倓志说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万里长征,我们刚刚起步。

  此言确实。永新项目完成了开发谈判,即便完成了目前的建设阶段,之后还有25年的运营期。南网国际公司董事长唐红键恳切地说:“只有当25年运营期顺利结束后、永新电厂移交给越南之日,才是永新项目真正的完成之时。还有许多未知的艰难与挑战,需要南网国际几代人的努力,去确保永新项目的顺利完成,去实现我们的梦想。”

  筑梦永新,这个几代南网人共同的追梦故事,还会继续写下去。

  南网报记者 关飞 通讯员 曹雨薇 鸣谢 许雄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