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原则的“牛皮棠”

——记广东电网东莞供电局变电检修专家何满棠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7-03-21

  何满棠和检修班员概括的检修精神——

  精于本业,勇于承担,敢于挑战,善于发现


何满棠正在研究器材,琢磨新技术。  (林韵 摄)

 

  何满棠常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他那带着浓重广东口音的普通话:不好意思。

  每天事情很多,有人打电话找他,他都会说个“不好意思”,“除了变电检修的主业之外,其他事情找我,一律先来后到,提前预约,无论是谁。”

  徒弟想留在工作室里帮他写材料,他都会说个“不好意思”,“要去现场,我这一身本领都是干出来的,你帮我写3个月,顶多提高个打字速度,有乜用?”

  有工程单位看到何满棠提出的电缆头制作工艺标准,说根本做不到,何满棠标准太高,他摇摇头说,不好意思,这不是我的标准,这是国家标准,是某年某月某条标准第几页,对方哑然。

  简单一句“不好意思”,是这位33年老检修人的原则,也是何满棠的“牛脾气”,所以有人叫他“牛皮棠”。

  脾气和原则,来源自一身精湛本领。本领过硬,才有自信,才有自己的原则,这就是中国人讲的“艺高人胆大”。很多人觉得他说话很直,他却满不在乎。对于诸多的荣誉,他看得云淡风轻,“最想是坐下来安安静静喝个茶,养养花”。

  这就是“牛人”何满棠,有性格的产业工人代表,不羁的工匠。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师傅不说,因为他也不知道”

  忠实传承,大胆创新,才是工匠精神

  广东特色的大年初五一早,东莞的茶楼里座无虚席,别的桌都是亲朋好友聚会,唯独何满棠,坐在那恭敬地等着他的师傅师娘,给他们拜年,陪他们饮早茶。这个习惯,每年风雨无阻。

  被评为“南粤工匠”的他,对工匠精神也有着自己的理解:工匠精神少不了传承、感恩。他打了个形象生动的比方:“挣到的钱,很快会用完,学到的东西,却可以受益一辈子,所以要尊师重道。”

  他如此感恩师傅,是有原因的。何满棠,一个土生土长的东莞人,见证了珠三角城市群的城镇化变迁。30多年前,东莞农村长大的他进了供电局,那年他才16岁,只是个初中生。“所以我特别感谢师傅,我没文凭,初中学历,如果不是师傅教我,哪有今天什么劳模什么工匠的荣誉?”

  他至今还记得第一天上班的场景,他问师傅,这些换下来的瓷瓶有没有用了?师傅说,没用了。何满棠说了声好,就当成丢铁饼似的游戏,有多远扔多远,毕竟只有16岁,结果被师傅骂了一顿,“砸了人怎么办,碎了伤到人也不好啊。”

  同样是搬运200公斤重的设备,瘦弱的他两下子就受不了了,直接把设备扔地上,不干了,师傅看在眼里,教他换个姿势用力,果然好用,看似搬搬抬抬的粗重活,却也有经验和窍门可学,顿时对师傅肃然起敬。从简单搬运,到设备维修,一学一干就是十几年。检修一班是东莞供电局第一个班组,何满棠也恰恰在这“第一班组”里磨练了技术。渐渐地,他发现个问题,每次问师傅,为什么这么干?师傅都说,问那么多干嘛。后来他知道了,师傅不说,因为师傅也不知道为什么。

  像何满棠一样,1939年出生的师傅袁陶是东莞供电局的第一个班组长,新中国的第一代产业工人,也是学历不高,凭经验摸索知道怎么干,可是若要讲出原理来,还很难。那时开始,何满棠暗下决心,不能只停留在自己会干上,以后我教徒弟,不但要告诉他们怎么干,还要说出为什么。这就是他的“牛人”之处,有所传承,也要有所超越。从此,又多了一个灯下翻书苦读的何满棠,也多了一个超越师傅的徒弟。

  “我就要做一个‘偷懒’的班长”

  提升工作水平,是为了生活,不是为了工作

  后来,轮到何满棠当班长了。有一段,他真的很累。比如一个检修工作,他自己爬上十几米高的设备,又爬下来,再爬上去,又爬下来。他很想有个人帮他,可是不行,因为那项操作,只有他最拿手。

  思路必须要变。

  “这样不行,就算我浑身是铁,能碾几颗钉?不能只是我一个人干,我这个班长,就是要做‘偷懒’的班长。”他将自己的技术和经验,手把手地教给班里每一个人。“我的出发点很简单,大家一起学、一起干,都能学到东西,我也轻松,互利互惠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

  班里人的技术水平在提高,与此同时,电网的供电服务要求也在提高。“以前我们可以第二天坐着公交车去检修,现在要快速复电,必须争分夺秒。”何满棠想起个满是辛酸的笑话,当时变电管理二所的检修专责新婚不久,因为工作太多,夜里多次被电话吵醒,老婆直接把他赶出了房间。“这不应该是我们检修专业人的宿命,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轻轻松松、从从容容地工作?”

  带着这个问题,何满棠思考,通过带徒传授的方式,教给大家技术,只是改变了一个班组的工作方式,顶多让班长轻松了一些,要想真正让所有检修专业的人都轻松、从容地工作,必须要改变整个检修专业的工作方式才行。根据多年经验,他提出了“以科学合理维护来减少检修压力”的模式,这个经验后来也成为了东莞供电局设备管理的重要经验之一。

  即便在许多供电单位,将检修等业务大量外委,何满棠依旧坚持己见,与供电局领导共同商量,即便有部分外委,供电局的检修班组人也必须学会每一项检修操作,在“知己知彼”的前提下,才能严把外委的质量关。这也是他的“牛人”之处,永远坚持自己的想法。

  那段时间,也有人有不同想法。有次,班组员工问他,师傅,你累不累啊?何满棠说,我还好,你呢?员工说,我很累啊。何满棠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连着干了大半天,都没有休息,他自己全神贯注,完全忘记了其他人的承受力。也有人说,我们何必全部都要学,反正都是外委的。但何满棠依然坚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注重维护工作,设备故障率大大降低,检修班组的压力也大大减轻。因为严格把关和技术进步,检修工作的质量也大大提升。“当年总是夜里在检修,现在很少很少了。”

  当年有不同意见的人,也开始理解何满棠,甚至夸奖他,但是他并不在意,“能有时间坐下来喝喝茶,就算是对自己的奖励了。”如今,他不管出差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一把小紫砂壶,就像是随身的检修工具一样,见证了他的执着与坚持,有了感情。

  “16岁就开始干检修,检修陪我的时间比老婆还长”

  把专业视为珍宝,去珍惜、维护、提升,它也会给你回报

  如今,何满棠是网内闻名的变电检修技能专家,哪里有设备出问题,都会叫他去分析解决。他很忙,时间不够用,几分钟也要去处理个事情。

  每周,他会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几张自己养的花花草草,不了解的人,会以为他闲情逸致,其实,一天紧锣密鼓的工作,即将到来。他的潜台词是: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然而,却有一件事,让人对他的时间管理法刮目相看。早在2006年,他进行红外线测温时,发现了有个开关设备异常,但还没产生明显的缺陷,他始终记得这里。十年来,不管再忙,他始终没有忘记这个开关,定期去做检测。终于,十年后的一天,他打开了设备时发现内部的结构已经快要烧坏了,及时换掉,成功地避免了一次故障。这也是他的“牛人”之处,无论再忙,事情再多,他始终记得,什么才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何满棠有个原则,无论是找他采访、找他讲课、找他帮忙,统统要排在变电检修这个主业工作之后,检修工作之外的其他事务,“按照预约的先来后到为序,无论是谁。”变电检修专业,就是他最爱的、心中最重要的事。

  他喜欢搜集缺陷,网内任何一个单位的设备故障,只要是他听说了,都会要来材料,细心打听,仔细记录,这成了他的“瘾”。“只有见得足够多,遇到类似情况,才知道怎么处理。”面对设备厂商,他可以清晰地背出这个型号的设备,哪年哪月在哪里出过怎样的问题,连厂商的人都佩服这位“何大师”。

  他分析认为,配网故障高发于电缆头制作工艺。于是,他给工程单位列出了详细的工艺标准,工程单位的人看过之后说,这不可能,何大师,这是你的标准,我们根本做不到。何满棠嘿嘿一笑,这不是我的标准,这是国家标准,在哪本书的第几页,你自己去看,对方哑然。在他的坚持下,过了一年,工程单位的电缆头制作工艺,竟然比何满棠做得还好,“没办法,他标准太高,把我们逼出来的。”

  有一次,一个研究生毕业的徒弟,举着检修完满是黑色油污的双手,苦着脸问何满棠:“师傅,你觉得我这样干下去,能找到老婆吗?”何满棠一怔,没说什么,他想了很久,“所以我才要努力提高标准,培养大家技术水平,转变重维护的工作模式,我坚持了这么多,为什么?我就是要让大家看到,检修专业是个跨专业、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做这个是要自豪的,绝不是别人眼中的粗活累活。”

  他是如此热爱他的专业,“16岁就做了检修,这个专业陪我时间比老婆陪我还久,我对它很有感情,我受不了别人看低它,我要让它增光添彩,重视它,不能给它抹黑。”虽然当时没得选择,可33年一路走来,这份爱,他却从未后悔。自己养的兰花,是他最心爱之物,他很舍不得,但他还是破天荒地用3盆兰花,去换朋友为他写4个字,恭恭敬敬地挂在他工作室的墙上正中。

  只因为那四个字是,检修精神。

  南网报记者 关飞 何石 通讯员 许潆予 袁绮雯

  何满棠所获荣誉

  2016

  12月

  何满棠工作室被评为南方电网公司三星级工作室

  11月

  获东莞市“首席技师”称号

  6月

  被评选为广东省2016年“南粤工匠”

  4月

  何满棠劳模创新工作室被命名为全国“工人先锋号”

  3月

  获第二批广东省岗位学雷锋标兵称号

  2015

  12月

  获2015年度南方电网公司“工人发明家”称号

  4月

  获“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2014

  11月

  获2013年度广东省十项工程劳动竞赛模范工人荣誉称号

  11月

  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

  10月

  南网党校特聘教授

  ■记者手记

  在历史的坐标中发挥光和热

  南网报记者 关飞

  采访何满棠的过程,和采访很多网内的“工匠”一样,都能强烈地感觉到他们身上深远的历史感。他的师傅,他的徒弟,有来龙,也有去脉。传承与创新,始终从未间断。

  没有哪一位工匠是孤独的,他们站在整个新中国的工业与产业工人发展史中,有着各自承前启后的特殊定位。这也是他们的故事最珍贵之处:见证着中国电力工业在近20年间的突飞猛进。何满棠一度清晰记得,东莞十几个变电站内设备的型号、年份、缺陷,信手拈来,如数家珍。后来,站点与设备几何倍增长,靠记忆力再也不够了,他开始转战电脑。

  即便是专家和大师,何满棠也有为难之处,他至今只会用笔画打字法打字,无论手机还是电脑,他都只能一笔一划地输入文字,因为普通话里带着太浓的广东音,根本搞不定拼音输入,他甚至为了获得联想词,还给自己每台电脑上都安装了50元付费的笔画输入,虽然不如徒弟们打字快,他却从未放弃。这个信息化时代的小小细节,刻画出了一代产业工人的性格:无论时代怎样改变,却从不放弃学习和紧跟时代步伐。

  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产业工人是工人阶级的主体力量。何满棠用他33年对变电检修专业的满腔热爱和真情守护,证明了他作为先进的产业工人代表的精神性格。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从何满棠拜师学艺至今,师傅这个词的内容和形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工匠精神”的传承,却始终如一。他们传承的,不但是对专业的执着,对创新的坚持,还有那份身为产业工人的自豪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