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网有个“带电飞哥”

信息来源:贵州电网公司  发布时间2017-04-13


言传身教并用,刘鹏示范上塔作业。


刘鹏做拉线要测量、要找点,还要画线,非常认真。图为他在110千伏鸡新阳9号杆做拉线。


大家在对项目研发进行讨论。

  本网讯 刘鹏,男,1975年生,中共党员,贵州电网公司贵阳供电局高压线路带电作业高级作业员。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带电飞哥”。

  “带电”是因为22年来,他对输电线路“带电作业”充满热爱,对线路运维工作充满激情,全身上下充满“电能”;“飞”源于他的业务水平突飞猛进、创新创效奋飞有为,人生有了飞跃,从中专生成长为全国技术能手、南方电网公司高级技能专家。而称他为“哥”,不仅因为“带头大哥”“暖男”般的关心人,而且艰难险阻争着去,苦活累活抢着干,业务技能带头学,技术创新带头钻。

  工作22年来,他累计巡线近4万公里,差不多可绕赤道一周;参加高压输电线路带电作业500余次;参与大型复杂输电线路抢修300余次。在贵州电网输电领域内,他攀爬电杆、铁塔的速度数一数二,5层楼高的常规电杆十几秒就能爬到顶;带电作业综合技能掌握极其熟练,排除故障、带电抢修用时之短首屈一指。

  仅2013年到2016年三年时间,他带领团队累计完成29项创新项目,获得了13项国家专利,获南方电网公司、贵州电网公司职工创新奖10余项,有的填补了国内空白,多数已推广运用。

  一路走来,无论是从“愣头青”到“行家里手”,还是从个人奋发到引领团队,他始终“匠心”依然。

  工作精细:22年“零差错”“零事故”

  “带电飞哥”对工作非常“带电”。他注重细节,只为“安全第一”。

  刘鹏,1995年电力技校毕业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进入贵阳供电局工作。他深爱带电作业这个专业。“带电作业技术含量最高,我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他说。

  第二年恰逢带电作业班招人,刘鹏报了名。凭着灵活的头脑、灵巧的身手,他进入带电作业班,一干就是22年。

  带电作业,就是在高压线路设备上,在不停电的情况下,测试、检查、检修。在几十层楼的高空对几百千伏的高压线带电检修,多数人会感觉惊险无比。刘鹏却说:“越危险,越要安全。”

  因为带电作业的高标准,决定了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必须业务精湛,胆大心细。

  在同辈技师眼里,刘鹏更像一个“完美主义者”。就拿拉线来说,在刘鹏看来,制作的第一组拉线和第100组拉线之间的误差不能超过1厘米,上把和下把尾线的长度必须在300-350毫米之间,且越接近300毫米越好。按照标准,拉线尾线与主线之间的垂直度允许有一定的偏差。但刘鹏的标准是:必须接近0度。不仅如此,楔形线夹与拉线弧形的缝隙必须为零。

  300余次大型输电线路抢修与故障排除、500余次高压输电线路带电作业、22年“零差错”、“零事故”,印证了刘鹏对工作的一丝不苟和严谨要求,体现了刘鹏对业务的熟练与精通。

  业务精通:专业技能难不到他

  “带电飞哥”对业务特别“带电”。他勤学好问勤钻好研,输电专业技能难不到他。

  刘鹏在学校勤奋好学,成绩优秀。但工作后发现,理论与实践差距很大。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爬杆时,连脚扣都用得不熟练。弄得现场的同事哈哈大笑……”上班第一天“惨痛”的经历,刘鹏仍记忆犹新。“从此我下定决心:必须努力学习,尽快精通业务。”

  于是,刘鹏勤学苦练,甚至偷师学艺。驱车数百公里,只为去主要从事超高压输电运维、带电检修工作的贵州送变电公司的作业现场进行学习。听说所里有一位当时贵州省内输电线路带电作业领域的专家—贵阳供电局输电管理所原副主任马中强,刘鹏就千方百计找机会向他学习、请教。渐渐地,刘鹏的操作技能日趋精熟,不久就成了单位的业务骨干。而后,刘鹏不仅精通了带电作业方面的技能,对输电专业的业务也了然于胸。

  “刘鹏的快速成长与进步,离不开他对工作的热爱,更离不开善动脑、勤动手的好学精神。”获得马中强这位重量级专家的肯定可不容易。

  平日的细心和细致,加上平时的经验,练就了刘鹏一双“火眼金睛”:在离地面几十米或塔与塔之间几百米的高压铁塔上,有缺陷或安全隐患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一看一个准。

  有一次,在一个距离地面50多米高的高压线路铁塔上,有一个固件松动,如果结冰,很可能脱落。刘鹏在巡线时一眼就看到了,第一时间带电检修,保证了几万客户的用电安全。“这是一种职业习惯,无论到哪里出差,最关注的就是路边的电杆、电塔及输电线路,发现问题会及时地报告当地的同行。”刘鹏说。

  正因为对带电作业业务的精通,现在的刘鹏不仅是贵州电网公司高技能人才,而且是职业技能鉴定考评专家。他参与编撰的培训教材、标准、题库已由中国电力出版社出版发行,成为供电企业技能考试用书。

  技能精湛:拥有多项独门绝技

  “带电飞哥”对专业技能特别“带电”。他刻苦钻研,技能精湛,多次技能竞赛名列前茅。

  在贵州电网公司,刘鹏有多项“独门绝技”:攀爬电杆、铁塔的速度,为贵州电网输电领域内数一数二,5层楼高的常规电杆十几秒就能爬到顶;排除故障、带电抢修的用时短、对带电作业综合技能的掌握等在贵州电网也是首屈一指。

  特别是拆除绝缘子串中的弹簧销的快速与精准,在贵州电网公司可谓独占鳌头。

  带电检修时,地电位安装、拆除绝缘子串中的弹簧销是经常要做的工作。由于导线侧第一片绝缘子串中的弹簧销距地电位作业人员3米左右,一般安装、拆除弹簧销时至少需要七八分钟,长的一二十分钟,但刘鹏每次操作仅需一两分钟甚至几十秒。拆除弹簧销像是开门锁,所以同事总调皮的叫他“开锁王”。

  这些年来,在贵州电网举办的高压线路带电作业技能竞赛中,刘鹏多次名列前茅。如今,刘鹏已从“运动员”转为“教练员”、“裁判员”。他要带出更多“徒弟”,指导他们如何精细,怎么做到精致;如何精通,怎样才能精湛。

  作为高级培训师,刘鹏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在南网系统为在岗员工培训。培训对象不仅有新进员工,还有技师、高级技师及技能专家,学员遍及广东、广西、海南等地,培训学员累计超过700人次。而在贵州电网系统,刘鹏主持培训场次40余次,已带出300多名“徒弟”,分布在贵州各级供电企业,成为各个单位的技术尖兵。南方电网高级技能专家和全国技术能手背后,是刘鹏的辛勤付出和精湛技艺。

  精益求精:创新成果填补空白

  “带电飞哥”对技术创新特别“带电”。他立足岗位坚持创新,组织带领团队攻克一道又一道技术难关。

  带电作业,能最大限度减少客户停电时间,但安全是前提、是保障。为了自己和团队的安全,刘鹏坚持在技术改进和技术创新之路上“飞奔”。

  “刘鹏业务精通、技能精湛,还喜欢琢磨,搞了不少创新,也取得不少成果。”贵阳供电局党委书记胡运重说,刘鹏业余时间和周末,基本上“泡”在工作室里,研究技术创新、进行技术改进,是个创新“老炮儿”。

  传统的脚扣宽大笨重、携带不便。第一次脚扣用得不熟练的经历,加上曾经一位同事因为脚扣差点发生安全事故,让刘鹏非得改进这“玩意儿”。从1.0版、2.0版到3.0版,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新型脚扣“出炉”了:这种可折叠式脚扣,安全巧便,功能齐全,受到大家欢迎,获得国家专利,目前已推广运用。

  刘鹏在带电作业时发现:更换耐张单串绝缘子时,如果人为操作失误或使用的器具突然断裂,会使带电导线突然飞出,严重的可能导致人员伤亡。

  怎么解决这一问题?他把自己“关进”屋子,夜以继日地梳理流程、设计图纸、提出假设……3天后,刘鹏冲出实验室大喊:“有解决办法啦!”

  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 “带电更换输电线路耐张绝缘子后备保护装置” 5个月不到就研发成功,不仅更加安全可靠,还大大降低了设备、作业风险。这项技术不仅获得了国家专利,更是填补了我国在输电线路带电作业领域的空白。

  刘鹏带领团队创新硕果累累:从2013年到2016年短短三年时间,刘鹏及其团队就完成了29项创新项目,获得了13项国家专利。

  有情有义:“他是我人生的导师!”

  “带电飞哥”对亲朋好友特别“带电”。他有求必应、有忙必帮,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

  2015年5月的一天,刘鹏接到电话:“刘老师,我是您的学生王世少,过几天就要结婚了,我爸生病不能到现场见证,想请您替我爸爸,与我妈妈一起接受我和我爱人尊敬的一拜,好吗?往返的机票都给您订好了……”

  毫不犹豫,刘鹏愉快地接受了这个邀请,如期参加了婚礼,并作为“父亲”接受了深情一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刘老师,我感恩您一辈子!”婚礼现场,王世少发自肺腑的感谢,使刘鹏热泪盈眶,也终生难忘。王世少几年前受教于刘鹏,虽然只是短短3个月的培训,却种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现已是贵州电网毕节供电局重要技术骨干。

  “刘老师不仅是我的师傅,更是我的人生导师。伤心时、痛苦时、受到挫折时,我都愿意找他谈心”。提起刘鹏,共事多年的李朝举话语中充满敬意。

  刘鹏对同事有情有义,对家人有情有爱。妻子说:“他虽然工作很忙,陪我们的时间少,但他很顾家,一回到家,饭菜全做,家务活全包。只要有空就陪女儿……”

  刘鹏女儿在作文《我的爸爸》中有这么一段话:“当看到老爸有了自己名字命名的技能专家工作室,当看到老爸领回的金光闪闪的奖章和荣誉证书,我看到了老爸1.65米“伟岸”的身影和慈父般的胸怀。爸爸,我爱您!”(杨志坚 张其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