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精准扶贫之难度和意义不亚于九天揽月

信息来源:财经  发布时间2016-10-18

  刚刚过去的10月17日,中国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这一飞天壮举举世瞩目。然而,在为中国航天人九天揽月而欢呼的国人中,能有多少知道这一天还是中国第三个“扶贫日”?

  我此问并非责怪更关注航天盛事的公众和媒体,这一盛事当然值得庆贺。载人飞船是一个国家经济、科技等综合实力的体现,只有经过三十余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科学技术取得长足进步,当年中国最高领导人诗意的想象:“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才可能成为现实。“扶贫日”和飞船上天的巧合或许能提醒我们:在欢呼中国经济、科技的成就时,别忘了还有一群数量不少的同胞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于10月17日发表《中国的减贫行动与人权进步》白皮书。白皮书首次披露了最新贫困人口数据,截至2015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为5575万人。白皮书报告显示,改革开放30多年来,7亿多贫困人口摆脱贫困,中国极端贫困人口比例从1990年的61%,下降到2002年的30%以下,率先实现比例减半,2014年又下降到4.2%。2011-2015年农村贫困人口累计减少就超过了1亿人。

  可见,这些年来中国的扶贫成就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人尚未脱贫?这是由中国这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复杂国情决定的,这种复杂是由历史的、地理的、教育的等诸多因素综合而成。就如某种疑难杂症,不能企望靠一两种特效药,几个疗程就能治愈。

  笔者在九月下旬走进云南维西傈僳族自治县的山寨,探访南方电网派驻在那里扶贫的员工。所见所闻,让我深感在中国老少边穷地区,一些村落和家庭脱贫之难,不亚于飞船上天。因此,这一部分人如果脱贫了,其意义也不亚于飞船上天。

  以我所匆匆访问的傈僳山寨为例。由于历史的原因,傈僳族先民几百年前为逃避战乱,搬迁到怒江、澜沧江流域的深山之中,长期过着与世隔绝、近乎原始的半猎半耕的生活。尽管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对他们进行了政策上、资金上很大的扶持,但由历史、地理造成的不利因素,绝非几十年就能轻易改变。比如傈僳族山寨大多在高山深沟,各家各户居住分散。我所去的永安村,全村20个村民小组2870人,分布在40多平方公里的山地上,平均海拔2000多米。最近的村民小组可以看到澜沧江河谷,与河谷人家鸡犬之声相闻,但走下来要一两个小时。几乎一半成年居民不会说汉语。这样身处闭塞环境、交通不便、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群,脱贫之难可想而知。以前那种修一条路、上一个项目带动一大片脱贫,或者组织青壮年出去务工脱贫等方式并不能奏效。诚如白皮书所言:“而未脱贫人口大多贫困程度更深、自身发展能力较弱,脱贫攻坚成本更高、难度更大。”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到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作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精准扶贫”成为中国新的时期扶贫工作的指导方针。

  相对于过去的粗放扶贫,精准扶贫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精准扶贫主要是就贫困居民而言的,谁贫困就扶持谁。

  “精准扶贫”核心在“精”“准”二字,一是要精准地弄清扶贫对象,要扶持那些真正的贫困人家,而不能将扶贫资金浪费在不需要扶贫的人家;二是扶贫的方式要精准,做到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借用托尔斯泰一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贫困的家庭也各有各的原因,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万能药方。

  过去那种粗放式的“漫灌”扶贫方式,在一定的历史阶段是适宜的,它确实帮助大部分贫困人口脱贫,而今剩下的五千多万贫困人口,是难啃的“硬骨头”。要将扶贫对象精确到户、到人,扶贫方式精确到户、到人,政府简单地给项目、给资金,是远远不够的。因此需要更多的人深入到贫困地区、贫困家庭“望闻问切”,以求解决之道。

  载人飞船上天这样的高大上项目,集中优秀的科技人员,拿出足够的经费,进行科技攻关,可以在不长的时间内取得巨大成功。但精准扶贫可不是只要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有些人不理解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怎么就解决不了这几千万人脱贫问题。因为简单地“给钱”并不能让一些人真正地脱贫,给钱可以解决一家或一人在一定时期内的生活问题——比如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但正如俗话所说,这样的帮扶方式“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精准扶贫最重要的目标是要培植贫困人口靠自己劳动过上好日子的能力,帮他们找到合法获取财富的途径。这个目标当然不是单靠政府用钱就能“砸”出来,需要社会各界特别是有责任感、有市场经营能力的企业参与。

  维西县是国家扶贫办确定的南方电网对口帮扶县,作为一家实力雄厚的央企,南方电网为维西的扶贫工作从一开始就没有停留在“给资金帮扶”的粗浅层面,而是派出得力的干部扎进山寨,了解每个贫困户的家庭状况、致贫原因,拿出一笔资金成立了“维西县特色农业扶贫开发有限公司”,帮助农户针对一地、一户的实际发展特色农业,特别是以央企的信息、人才、市场优势来帮助这些农户学会在市场经济中规避风险,获取利润。这样的扶贫,当然会事务繁琐,工作量大,且效果可能因人因时而有差异,但我认为这是精准扶贫的合适方式。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是在扶贫工作中用得很多的一句比喻,道理大伙都明白,但教会一个人用工具获取猎物的本领,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在傈僳族山寨那样各种不利条件聚合在一起的地方,帮助多年贫困的山民适应市场,靠劳动和智慧摆脱贫困,进而过上富足的小康日子,可谓“道阻且长,行则将至”。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和足够的信心,期待南方电网在维西县的扶贫工作取得成效,并形成其他地区可以效法的经验。(主笔:十年砍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