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汤就红糖红军当乳娘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10

  本网讯 “红军救过我的命!”今年81岁的梁明忠出生不久,中央红军长征恰好经过他家门口——紫云县坝羊乡(过去的建制)一个叫鱼冲的地方,曾经喂养过襁褓中的他,此后他便有了一个伴随此生的外号“小共产”。“电亮新长征路”活动出发前,记者专程赶赴当地,听主人公讲述当年“红糖就米汤,红军当乳娘”的感人故事。

  1935年3月底,一对名叫梁光华、罗氏的夫妇生下一个男婴,乳名叫小丙。罗氏因身体虚弱没有乳汁,刚好居住在锅厂寨上罗氏的哥哥罗德奎家也生了一个小孩,梁光华就常常抱着小丙去请罗德奎的妻子陆氏喂奶。4月12日下午1点左右,陆氏给小丙喂过奶,刚把自家孩子抱在怀中准备喂奶,突然听到屋外有人喊“大兵来了!大兵来了!”听到喊声后,全寨的人都惊慌地往山上跑。

  梁光华扶着病妻罗氏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东山,才得知小丙还丢在家里时,罗氏当时就吓昏倒在地。梁光华十分着急,可是远远看到寨子上的全是扛着长枪、背着背包的队伍,不明就里的他根本不敢靠近寨子。“那个时候,大家以为这个娃娃即使不被杀害,也会被活活饿死。”

  “当时,由于国民党政府大肆造谣红军是‘共匪’,老百姓不明真相,纷纷跑上山去躲避起来。”紫云县委党史研究室陆应旻向贵州当地媒体记者介绍,并证实了该故事。

  当天晚上,梁光华壮着胆子朝村里摸去,走近大舅子罗德奎家时,看到小丙经常吃奶的房间半掩着的窗户上,透出微弱的灯光。梁光华听了半天,没有孩子的哭声,正准备摸进屋去,忽然听到哨兵在换岗的说话声,心里紧张就跑回山上了。

  第二天,队伍走后,寨子上的人陆陆续续回家。村里村外除了留下军队宿营的痕迹和烧火煮饭的灰堆之外,一切如常。梁光华、罗氏的夫妇急匆匆赶到哥哥家时,惊喜地发现小丙睡得正香。

  “当时,红军在床边拴着一只鸭子,估计是想让鸭子的叫声来诓小丙睡觉。”有不少年长的村民听说过当时的场景:那天老人们还发现小丙枕边的一个小纸包,打开一看,原来是大半块红糖,两层包糖的白纱纸已被磨破,浸出紫黄色斑痕,还留有掰开糖块的新鲜痕迹。床头木柜上放着半碗兑了红糖的米汤,碗边放着几团粘湿米汤的棉花,床上放着洗干净的尿布。

  当年的小丙就是梁明忠,此后他便有了外号“小共产”。在他舅舅老宅后檐墙上,至今仍留有工农同红军联合起来打倒军阀的标语。该标语是当年红军不少宣传标语中的一幅,是当地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实物资料,也是研究中国共产党实物证据之一。1984年,该标语墙被当地县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心里面鲠得很(方言,意思是遗憾、惭愧。),至今不晓得当时照管我的红军是谁。”梁明忠说,自己懂事以来,一直记得如果没有红军当年红糖就米汤喂他,他不可能有今天。“现在,我还隔三差五让孩子们弄红糖就米汤来喝一喝。”

  “今年我81岁了,日子好过了,娃娃们很孝道。”梁明忠说,他有8个子女,如今儿孙满堂。这些年,只要是放红军长征的片子,他一定看完整集才罢休,没有看完时,家里人都会端饭给他,让他边看边吃。

  “听说,县里面在羊场修建了红军长征烈士陵园,还竖立红军烈士纪念碑,我一定要去看看。”梁明忠说,身体不如从前,但无论如何也要去烈士陵园看看,去纪念碑前祭拜一下。“不光我去,我还要叫娃娃、孙孙一起去,做人不能忘本呀。”

  南网传媒特派记者 谭欢 通讯员杨彬 刘高才 谢祖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