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电网:东河供电所走上精益管理之路

海南电网公司2017-03-30
字号:


搬进崭新的办公楼后,所长陈辉带领东河所全体员工在门口照了一张集体照。

东河所的员工越来越有干劲,分工协作,有条不紊,管理越加精益细致。伍昭静 摄

所里安装了打卡机,不来上班的员工会被扣分,所里把出勤率也纳入到绩效考核中。伍昭静 摄

为提高供电所的非现金缴费率,所长陈辉引导村民在收费机上自助缴费。印杰 摄

  本网讯 “过去都说东河供电所差,有多差?先看指标就知道了。”陈辉是东方供电局东河供电所所长,快人快语,直陈问题——2015年东河所电费回收指标仅80%多,综合线损指标15.3%,这直接关系到供电所好坏的两个指标,让刚走马上任的陈辉触目惊心。

  15年,海南电网公司加强管理,各项工作指标取得突破,就在全省上下都在进步时,东河所还在原地踏步,是属于“拖了后腿,拉低平均分”的供电所。“管理过供电所的人都知道,线损降一两个点是很难降的,何况要降到10%以下。”陈辉说。提升指标的重任落到了他的肩上,当年4月一上任,他就开始了没日没夜地走村串巷,摸清底细;没完没了地操心,快刀斩乱麻。  

  专项普查整治

  扭转两个落后指标

  “我是来扫雷的。哪里做得不好,就把我派到哪里去。”此前陈辉临危受命去了新龙供电所,新龙供电所一有起色,他又随即被安排到了更为落后的东河。年近40岁的他,自嘲自己已经像50多岁,要把白头发打上“涂料”才能显得年轻些。

  白头发都是累出来的。他刚到东河供电所时,20名员工,只有几个人主动干活,一些人观望,一些人叫不动。陈辉先用老办法,自己带头天天往外跑,收电费查线损清树障都是亲自上。“人都是有感情的,一次两次叫不动,看到我们老在外面跑,他们心里总会明白过来的。”陈辉的办公桌上放着的不是茶杯,不是保温杯,而是一个约1500毫升容量的大水壶,一天要喝3大瓶。

  在供电所摸爬滚打了20年的陈辉,知道从哪里开始摸穴把脉,对症下药。“关口表就是一个供电所查线损的眼睛。刚来的时候,东河供电所110个关口表,我和文副所长两个人,分成两组,每个表我们都亲自去盯,检查装表计量准不准,把关口表全部封死。等到一发行电量,就跟着关口表同时抄,我跟文副所也亲自去,再从这里追根溯源,电量从哪里跑冒滴漏,心里就有底了。”

  接着就是检查变压器挂接的用户,线变户关系是不是一致,是哪里在窃电漏电。“现在你问我我都清楚。”陈辉说得很有底气。线变关系对上了,又解决了窃电问题,东河开始对管辖范围内的老旧线路进行改造。陈辉说,线路的线径小了,线损高;线径过大,又造成浪费。他就这么精打细算地,一点点跟线损指标较劲。

  就这样,很多历史遗留的问题,再一点点地撬动、改变。

  除了线损,难的还有电费回收。陈辉讲了个故事。一个村欠了11万元电费,他和员工下到村里催电费。提前一天跟村委会沟通好,第二天又用宣传车喇叭喊了一天,结果最后只收上来200元。

  于是只能挨家挨户地催。他们早上5点半从所里出发,趁着村民还没出门干农活前“围堵”催费。起早贪黑的催费频持续了近8个月,一到交电费的时间就走村串巷,光是喇叭就用坏了好几十个。2015年年底,东河供电所才首次完成当年电费回收结零。在这之前,东河所员工都认为“电费结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东方供电局党委书记云起说,过去大家一说供电所指标怎么不好,就说是窃电严重,说到底还是管理的问题。“要拿数据说话啊,很多地方经不起检查,你线变户关系就不对,关口表跑冒滴漏超严重,你不管,人家就有空子钻,管不好,人家照样有空子钻。”

  陈辉就是担当起了侦察兵和扫雷员的角色,摸清情况,扫清障碍。专项普查整治,就是把指标落后的原因一项项地管起来,很多事情就越捋越清,落后的指标也渐渐有了改变。  

  精益绩效考核

  奖金翻了一倍

  指标提高了,大家的绩效奖金就高;指标落后了,大家的绩效奖金越低,干活没效率,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陈辉刚来所里时,所里员工只有三四百元的绩效工资。几乎每次开会,他都很坦诚地告诉员工,工资是工作的价值体现,也是最直接的考核方式。“多劳多得,要想拿多一点工资,那就要多做事。”但大家对此半信半疑,做得多真的拿到的就多吗?

  2015年7月,东河供电所开始执行新的绩效考核。

  每个职位都有不同的考核标准。陈辉解释,抄表员主要是以抄表率和电费回收为基准,配电班主要是从巡视10kV线路、10kV线损、消缺率、用户的维护和故障的抢修等方面来进行考核,而营业部主要是根据出勤率考核。所里安装了打卡机,不来上班的员工就被扣分;每个季度,所长和班组长都坐在一起,对员工的考勤和表现进行打分。

  考核结果贴在所里的精益管理宣传栏上,陈辉说“谁不服就直接来找我,一是一二是二,做得多做得少大家都看得见。”

  现在,完成任务多、业绩考核高的员工就能拿到八九百绩效工资。安全员赵敏拿到的绩效奖金足足比以前翻了一倍;配电班班长吉宁是抄表、巡视、抢修样样都来,也领到不少的考核奖励。

  为了进一步提高指标的达标率,尤其是抄表与电费的回收,陈辉规定根据台区大小,台区当月电费回收率达到97%以上的,再额外增加三百到五百元不等的奖励。这对抄表员无疑是一个更大的激励,大家能靠自己多付出的劳动得到更多回报,自然做事干活也都更认真卖力了,这样一来,所里的指标也迅速提升。如果指标都达标了,年底局里还会有额外的奖励。“员工一拿到奖金,就感受到累有累的效果。”陈辉说。

  一个数据能说明问题,东河供电所的人均工资由2014年的51000元/年增长为2016年的76000元/年,增长了近2.5万元。

  这也是在东方供电局重奖制度激励下的提升。2015年,东方供电局出台全员业绩考核管理机制,修编员工业绩考核实施细则,同时设立线损、电费回收等单项奖,以季度为考核周期,实行重奖制度,绩效向一线员工倾斜。在有效激励下,东河供电所的指标有了向好的发展,综合线损率由2014年的12.3%降为2016年的7.52%,电费回收实现2015、2016年连续两年的全额回收,指标越好,绩效越高,管理也逐渐精益细致。

  正能量促凝聚力

  员工踏实心安

  赵敏是在东河供电所最早的一批员工之一,待了将近20年。对于东河所的变化他心有感触,以前大家都在五间水泥平房里办公,乌暗狭窄,现在搬进了新办公楼,敞亮干净。

  班长吉宁说以前所里没有食堂,抢修完总是吃不上热饭,只能自带干粮。现在回来得再晚,厨房也有备好的饭菜。

  工作也便利了。赵敏回忆,“最早的时候没有摩托车,大家就走路去抄表,一天走5公里路都很正常;后来摩托车配齐了不用再走路去抄表了;现在远程集抄覆盖到80%,在电脑上就可以抄表。”

  以前的东河所,用户只需要交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申请报装了。这怎么可以?陈辉就立刻带着员工去学习,手把手地教,现在每个客户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用电档案。

  以前所里也没有基础资料,大家不知道怎么做台账,别的供电所是基础资料多到没有柜子放,东河所是连柜子都没有。他也带着员工去学习,现在东河所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档案室。

  管理一步步完善,但陈辉知道差距还很大。“东河的供电范围600多公里,线路全长340公里,又是在山区。光是清理树障,人家5天清完,我们清理起来要10天20天,工作量本身就大,基础还不扎实,后面还有很多路要走。”

  去年莎莉嘉台风前,陈辉因身体原因在海口住院接受治疗,得知台风即将登陆后,他毅然决定暂停治疗,返回所里。家人和护士轮番劝说他根本不听。陈辉就带着病,跟着员工风里来雨里去,让受灾严重的东河地区很快恢复了用电。

  所里的变化,所长的付出,员工都默默地看在眼里。过去,只要有人被分到东河供电所工作,会有员工开玩笑说“犯了什么错误吗”。陈辉刚来的时候,看到指标差,工作环境差,心里是很失落;又看到大家都提不起劲,心里更失望。但现在不一样了,每个来到东河所的人都能感觉到它的变化,2016年东河所还获得了省公司先进集体,变成了一个让其他单位“嫉妒”的供电所。

  如何做到的?除了受益于局层面的大力支持,职能部门和基层的上下联动,陈辉跟记者反复说的一句话是:“以身作则,还要把员工利益放在首位。”该局局长杨劲松对东河所的进步非常赞肯:“转变一支队伍的风气,最重要的是要充分树起正能量,只要正能量起来了,就能把负能量压下去。”陈辉用自己的干劲和激情给东河所注入正能量,用一套接地气的方法带队伍强管理,东河所开始走上了精益管理的道路。(伍昭静 林莉 印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