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服务换群众真心满意

南方电网报2017-04-25
字号:

  每一批新到的变压器,仓库管理人员都要认真对照铭牌进行登记。  (王继聪 摄)

  云南省富源县是一个产煤大县,丰富的煤资源带动了整个地方经济的发展,带富了一方百姓。近些年来,群众住房条件不断得到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群众用电需求不再是只要家里灯亮着,而是新房老屋都要接通,电要不能停,煮饭、炒菜要快,电灯还要明亮。实际上,让群众用好电一直是供电企业的不断追求,每一年南方电网公司都要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物力改善群众用电质量。富源供电公司抓住这些机遇,用新调旧、“骡子换马”、以少动多等措施完成了全县低电压台区的大换血,使群众的用电质量日益提高,家中的电灯更加明亮。

  “换芯”行动解决400多个低压台区用电

  2015年春节前,为了改造低电压台区,让群众春节用好电,富源县后所供电所在项目计划内分到了6台250千伏安到315千伏安的新变压器,这6台变压器在后所可起了大作用。

  骄坪村、洗洋塘、何基田、杨家坟等村,前几年,用电一直是村民怨气最大的一件事,平时煮饭的一多,村民的骂声就来了,尤其是到了冬天、逢年过节,不但电压低,还经常因负荷过重跳闸停电。

  后所供电所所长彭建新介绍:“全镇的变压器大多数是2006年农网改造时换上的,当时老百姓大多数家中用煤、用柴,家用电器也不是太多,电压质量是绝对能满足的。”

  这些年,富源农村经济发展迅猛,群众用柴怕熏、用煤怕呛,所以对电的依赖性变得越来越强。就后所镇而言,后所煤矿是国有企业,曾经红极一时,当地群众生活用煤也很方便。随着国家对经济结构的调整,煤矿被关停,一个蜂窝煤卖到了1.5元,老百姓当然就喜欢上用电,一清洁、二省钱。

  10年前,杨家坟村只有120多户人家,当时一台50千伏安的变压器便能满足。时隔10年,已经发展到180多户,用电量也大幅增长。

  2014年春节期间,可跑够了供电所的值班人员。配电运维班长李金武说:“‘95598’不断打来电话,一会说这个村没电,一会说那个村没电,我们刚合上这个村的闸,那个村又没了,一晚来来回回要折腾很多次,最多的一个村一晚上去合过3次闸。”

  有了新变压器,后所供电所首当其冲的就是想到要解决跳闸最多的村子。但存在的问题是如果简单地只把旧的换下,把新的换上,又会变过去的小马拉大车为大马拉小车的问题。

  供电所为了把变压器用到合适的位置,甚至开展了沙盘演练。

  该副所长李雄飞说:“新的要落在哪一个村,换下来的旧的要放到哪个村,再换下来的又要换哪一台,都是经过分析和研究定下的。”

  换了的每一台变压器所长彭建新都很清楚:“我们用一台315千伏安的新变压器换下了骄坪村250千伏安的,再将250千伏安的换下了何基田100千伏安的,再将100千伏安的换下了小湾头村30千伏安的。当年,用6台新的不断调换,解决了18个村的低电压问题。”

  这种做法,不只是在后所使用,在富源供电公司的其他供电所也同时开展。

  富源供电公司副总经理杨红彬说:“2015年至2016年,全公司用152台新变压器,采用A换B、B换C的方式,我们把这种换容量的做法叫做“换芯”行动,共解决了400多个低电压台区的用电,占总台变2155台的近五分之一。”

  “岗责匹配”让变压器“飞起来”

  在富源供电公司低压台区整改中,从开始对于这种以旧换新、用骡换马的方法,公司领导也担心过。

  该公司党委书记李勇说:“我们也认真讨论过这种做法到底符不符合相关规定,刚开始只是试探性的用于应急,那里需要就从换下来的调一台过去。后来发现这种做法很被动,只能解决眼前问题,于是便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这项工作了。”

  刚开始,各供电所在低电压台变改造中,换下来的变压器基本只在本所管辖范围调整,后来发现,甲所不需要的正好是乙所的急需品,于是变压器出现在所与所之间流动,目的是要物尽其用。

  2016年初,黄泥河供电所、大河供电所分别从后所拉走了换下来的2台80千伏安变压器和1台125千伏安的变压器,从此,废旧变压器在全县飞了起来。

  据了解,在富源县农村用电每一阶段的负荷配置都是按要求设计的,1999年第一次农网改造,变压器配置标准是按0.5千伏安/户,2004年第二阶段,则按1千伏安/户,现在已提高到2千伏安/户。

  近些年,群众搬到村外建房的多、农村家电的增多,过去辅助性的烧火、烧炭生活的减少,造成用电量增大等因素是电压质量低的直接原因。

  该公司副总经理杨红彬说:“过去我们发现一台上报一台,上面批一台换一台,可更换速度总跟不上发展速度。”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群众用电质量,富源供电公司想到了用变压器要像用人一样做到“岗责匹配”,调动现有的资源,让每一台新、老变压器都能发挥最大作用。

  2015年至2016年,富源供电公司物资配送中心共筛拣了57台旧变压器送厂家修理。主任杜永富说:“回收到我们中心的每一台变压器,我们都会认真检测,有的我们换油后继续使用,有的发到厂家检测,做到备好物资,能用则用。”

  哪些该换,哪些不该换,是要经过层层把关的。

  一方面各所根据不同阶段的用电负荷进行测试,对三相负荷进行调整,或改变变压器挡位提高电压质量;另一方面所有更换下的变压器如何换如何调都必须报公司设备部备案,对于小容量、坏的则交配送中心登记,能修的修,能用的再用;第三方面公司通过“四合一”系统对线路、台变进行分析,找出哪些是重载,哪些属过载,然后在换下变压器的数据库中进行安排调整。

  富源供电公司设备部副主任陈绍坤说:“无论哪一个供电所要换新换旧,都要提前向我们提交方案,变压器是从异地调,还是到配送中心领取,都得我们登记。最好的一点是,在自己范围内调整,时间上可以大大缩短,需要的变压器有没有、在什么地方都很清楚,我们让变压器转起来、“飞起来”,就是充分用好物资。”

  陈绍坤开玩笑说:“通过申请—登记—发配,变压器飞得再快、飞得再远,我们也掌控得了。”

  全员参与

  用电质量一天比一天好

  营上镇在富源县是经济比较好的乡镇,从2012年低电压问题便渐渐显现出来。随着时间往后推移,部分村子跳闸现象十分频繁。于是村民不断把电话打给所长、员工、村委会,甚至镇政府领导,有反映煮不熟饭的,也有问为什么停电的。

  营上供电所所长尹学念说:“每到过年过节,老百姓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我们的心里也不是滋味,虽然每年都有计划,可难解过年用电之急。”

  2014年大年三十晚上,小得戛村变压器连续跳了两次,村民打通电话后,供电所派人守候到错过用电高峰期,那一晚,两名员工给这台变压器合了5次闸,在变压器旁站了2个多小时陪伴着村民过年。而其他村也不时打来电话,都是因为过负荷引起跳闸。

  年刚过后,营上供电所以应急需求争取了4台变压器。

  尹学念说:“新变压器的到来,我们内心的高兴不亚于群众的喜悦。”

  为了尽快改善群众电压质量,供电所几乎全员出动,每天20多人参与换变压器,营业厅的女员工也抽出时间做饭送饭。

  维修班班长李斌说:“我在供电所干了15年,饿得最多的就是换变压器那段时间,早上吃碗早点,经常要到下午两三点才吃得上饭,干的是费体力的事,饿得也就快。”

  有了变压器,员工们心里感到高兴,然后为了少停电,每天工作都安排得满满的,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换下并安装3台变压器。

  两个多月时间,营上供电所用4台新变压器“撬动”了12个台区。这一次,小得戛村的一台50千伏安变压器被一台125千伏安的取代,群众终于用上了舒心电。

  小得戛村委会总支书记赵四国说:“村民们听说要换变压器,都主动来帮忙,2014年供电所员工守着变压器给村民送电,让很多群众都很感动,说供电员工才是最辛苦的。”

  供电员工的用心和付出群众是看得到的,2015年2月5日,后所供电所在换洗洋塘的变压器时,由于通电年代太久,变压器附近都盖起了房、砌上了围墙,新的拿不进去、旧的抬不出来。正当施工人员着急时,村民吴兴润主动将自己的院子围墙挖开了两米多长的一道口子,然后又叫来村民帮抬变压器,使得工作顺利进行。

  营上供电所快要退休的员工万绍良感慨到:“这么多年,最舒服的就是今年过这个年,没接过几个电话,更没有报修,也没有抢修。”

  同样,在富源其他乡镇,由于供电部门的用心和付出,不论是春节还是两会期间,都没出现过负荷停电现象。2016年,富源供电公司客户满意度比上一年大幅提高,这就是老百姓给予的掌声。

  杨红彬说:“目前,我们通过四合一系统测试,全县重载、过载变压器还占2.3%左右,这种状况,随着进一步的治理,中心村升级项目的不断投入,用电质量将会一天比一天好,一年比一年稳定。”

  (王继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