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送铁军五虎将

南方电网报2017-04-14
字号:


征战在“电力天路”上的“黔送铁军”(陈海摄)


2010年10月,西藏,“电力天路”途径最高海拔5200多米的恰拉山,“黔送铁军”在进行基础开挖(陈海)


建设中的±800千伏滇西北至广东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工程(梁光源摄)

  跨高山、越沟壑,贵州的铁塔,他们浇筑了一甲子,银线织了60年,他们把贵州的电力建设融入到了血液里,薪火相传。南走琼崖,战台风酷暑;北行大漠,斗戈壁毒蚊狂沙,他们屡创奇迹。他们的足迹踏遍大江南北,“一带一路”上,他们勇当南网电力建设先锋将,闯异域、拓“疆土”,把电力精品工程建到了异国他乡。如今,“黔送铁军”的声威响彻四方。

  60年来,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以自己过硬的技术与实力创造着一个个建设奇迹。60年里,他们以1个建筑行业的最高奖——鲁班奖,42项国家优质工程奖不断书写着自己的电力建设新篇章。

  当历史的新篇章翻到今天这一页时,我们发现,由20余名项目经理、10余名部门负责人组成的企业中层,正在自己的岗位上,用实际行动传承着送变电人的光辉历史,打造着送变电人一直推崇的电力精品工程,发挥着企业顶梁柱的作用。这群人中,刘祖国、袁彬、耿明科、陈大、杨臻,长期以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实践着“黔送铁军”忠诚可靠的赤胆忠心,攻坚克难的战斗精神,用我必胜的豪迈担当和舍家为业的家国情怀。他们可谓是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这支“黔送铁军”中的五“虎将”。

  忠诚可靠 守护贵州电力发展

  上世纪50年代,百废俱兴。刚刚从战争中舒了一口气的中国人民开始展露对生活的崇敬与对未来的期待。

  1958年,贵州省水利电力厅成立,贵州省有了统一的电力调度机构。鉴于贵州全省仅有2条33千伏输电线路,共计36公里,变压器8台,容量共计0.65千伏安,大部分地区都没有通电的实际,贵州省电力建设史上的半首支专业骨干队伍——贵州送变电工程处(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前身)成立,贵州送变电走在了贵州电力建设的出发点上。

  作为贵州电力发展的亲历者、主力军,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更是行走在贵州电力建设发展的每个关键节点上,参与建设了贵州电力的一个个里程碑工程。

  “我们以前做的主要是主网,这次的中心村配网工程建设大家更要把好安全关和质量关,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我们公司的声誉,更关系到老百姓的用电。”入职二十余年、现年44岁的刘祖国,是从老一辈送变电人的手里,接过了贵州电力建设重任的一代,二十余年里,他们踏着先辈们的足迹,走遍了贵州的山山水水,参与建设的贵州省内的电力项目已经涵盖了包括10千伏及以上的所有电压等级。

  “贵州省第一条110千伏、220千伏、500千伏输电线路都是我们建的,贵州省第一座110千伏、第一座220千伏以及第一座500千伏变电站也是我们建的。”从进入贵州送变电实习的第一天,刘祖国便把公司的光辉历史深深的烙在了心里,在他看来,生在贵州、长在贵州的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及贵州送变电人,做好贵州的电力建设就是铸好自己的魂。正因为如此,面对这一次的配网建设任务,他交待得更细。

  “现在正在服役的500千伏变电站,就是我参与建的。”袁彬与刘祖国是同龄人,不同的是,刘祖国进入公司时,袁彬已抓住机会,参与建设了贵州第一个500千伏输变电工程。第一次参与,袁彬就和前辈们一起,以过硬的工程质量,为公司捧回了建筑行业的最高奖——鲁班奖,袁彬的自豪,不仅是因为这是公司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还因为,尽管20余年过去了,500千伏贵阳变电站仍然是守护贵阳的支柱电源点。

  接过上一代送变电人的棒,袁彬、刘祖国等第二代送变人成为了贵州电力建设的主力。他们先后一起加入到了500千伏青岩变、500千伏安顺变、500千伏青福线等线路的建设中,成为了贵州电网500千伏“三角形”环网、500千伏“日字形”环网形成的建设主力军。他们认为,能亲身参与贵州电网诸多重大电网建设工程的建设是一种骄傲。

  也正因为如此,在2008年那场冰灾面前,当袁彬、刘祖国等看到曾经的心血因冰灾而断掉、倒掉或停运时,以这两名60、70后为代表的送变电人自然而然从心底升起来一股必须要去保护电网“血脉”的冲动。没有任何犹豫,他们一起奔向了抗冰现场,开始了在贵州全省6000多公里战线上与冰魔的战争,开始了40多个日日夜夜的爬冰卧雪、坚强战斗。作为贵州电力建设战线上资历最深、最专业的队伍,他们走在了艰难险阻的最前沿,总是把艰苦的活、最难啃的骨头留给自己,饱含深情地扶起了一基基倒下的铁塔,接上了一根根断掉的线,修复了一座座停运的变电站,一直坚持到所有百姓家里都重新亮起了电灯。

  冰灾过后,送变电人没有停下脚步,来不及休息的袁彬又投入到了灾后电网重建中,再次走遍了贵州的山山水水,为建更坚强的铁塔、更牢固的电线继续努力着。而刘祖国则在贵州电网公司出台三大防冰措施后,加入到了500千伏鸭溪变融冰工程的建设队伍中。

  “前辈们缔造的电力建设成果,我们既要保卫它,更要守护它、壮大它。”作为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为数不多的女将,80后的杨臻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下成为了新一代送变电人,入职十余年,杨臻并没有像大多数女孩一样坐在办公室搞管理。勇于挑战的她喜欢跑现场,不怕苦、不怕累,凭借着扎实的技术实力,成为了贵州省内第一个模块化变电站、贵州省第一个全室内GIS变电站、贵州省第一个南网3C示范工程等工程项目的负责人,并把其中的110千伏青山变项目工程建成了南方电网基建优质工程,也创造过一年内完成过3个重要工程的管理,被同事称为工程项目建设中的“穆桂英”。

  刘祖国、袁彬、杨臻,在新一代送变电人身上,接过前辈们手中的“枪”,以忠诚可靠的赤胆忠心护航贵州电网的精神依然在传承。

  攻坚克难 精心打造精品工程

  电力行业作为一个科技密集型行业,其发展始终走在时代前沿,始终伴随着复杂的系统、高难度的技术,不断在突破历史中穿行。这就需要电力建设者不仅要在技术层面上与之相匹配,更重要的是,在关键时刻必须要有攻坚克难的战斗精神。

  2010年那个燥热的夏季,一条条长虹飞跨在两座雪山之间。茫茫的沼泽地中,成群结队的黑颈鹤在满山的牛羊中翩翩起舞。荆棘丛生的原始森林和陡峭的雪山上,横跨天山被称为“电力天路”的±400千伏青藏直流联网工程正沿着美丽的拉萨河乌鲁龙干流在崇山峻岭之间蜿蜒。这条线路的最末端是“电力天路”的最后一个标段——第十标段。平均海拔4500米,最高海拔5300米,跨越常年积雪的恰拉山。时年36岁的袁彬是该标段的项目经理。

  那年6月,袁彬带领着200多名贵州送变电人第一次来到西藏,开展前期的准备工作。这只队伍里,有很多人是首次到雪域高原参加工作,他们不同程度出现了高原反应,有的持续发烧、流鼻血,甚至还有人出现了严重的肺水肿。

  不幸的事让袁彬碰上了,那个时候,他不仅患上了重感冒,还长期高烧不止。

  青藏直流是一个举世瞩目的工程,是一条将被载入中国电建史册的“电力天路”,能参与到这种影响深远的工程建设本身就是一种荣幸。在这样的信念支持下,顶着39摄氏度的高烧,一手提着输液的瓶子一手拿着会议资料在会议室组织着一次次施工方案审定会,带着感冒退烧药,到一个个施工现场进行指挥。作为项目部经理,他用自己战胜生理极限的态度向现场的兄弟表明:高原不可怕,高原病能战胜。

  青藏线第十标段线路虽然仅有106千米,但地形复杂,交通不便,加上高原机械减耗,这一百多千米的路程单边行程大约需要花费五、六个小时。为了确保每个施工点的进度、质量、安全,袁彬成为了项目部那个睡得最晚起得最早的人。因为他几乎每隔一天都要通过崎岖的乡村公路到施工点走一趟。

  为了解决施工中的困难,袁彬主导策划针对“电力天路”特殊环境设计的《冬季基础施工技术措施》和《沉箱基础施工技术措施》,分别获得了国家电网公司直流建设分公司群众科技创新一等奖和二等奖。2011年5月至6月,更是在世界范围内率先采用可拆分式抱竿组立铁塔,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最高海拔飞艇放线,再次谱写了新的华章。

  2013年,在330千伏唐玛线施工过程中,贵州送变电人在面对施工过程中遇到的高原多年冻土稳定性差,冬季泥浆池容易冻结、沼泽地段灌注桩基础成孔等困难。项目建设团队经过认真的分析研究,最终采用“低温攻略”突破了冻土带、沼泽地施工困境,以100%合格率的优异成绩通过基础验工验收,还提前两个多月完成了施工任务。

  同样是基础施工,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从到处收集牛粪采用燃烧保温的方式到采用电热毯保温最终达到效果,不仅解决了±400千伏青藏直流基础低温施工难题,该措施还被业主单位评为“群众发明一等奖”,并推广到其他单位。

  用我必胜 打出来的“铁军”名声

  2016年3月17日,经过一年的开工建设后,作为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重点输电通道的蒙西——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建设推进到了河北与山西交界,与正在运行的承担着为首都北京送电重任的500千伏神保Ⅰ、Ⅱ回线不期而遇。

  作为蒙西——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13标段的中标建设单位,贵州送变电公司的施工要继续推进就必须实施跨越,要实施跨越就意味着正在运行的、承担着首都北京送电任务的500千伏神保线必须停电。在以往实施的所有工程中,最短的停电时间都是15天,而这次只有10天。在严峻的形势面前,具有23年工作经验的项目经理耿明科也犯了难。

  既然规则已定,不能更改,那就只能想办法完成,问及他怎么想,耿明科回答道:“笨鸟先飞。”

  从2015年10月起,耿明科每天坚持早上5点起床,进行现场查勘和跨越方案的编写,每晚都要加班到十一二点。他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顺利完成了施工方案的组织编写并通过了审定。耿明科针对跨越施工涉及到山西、河北境内7家单位共21处跨越同时施工,贵州送变电的放线长度达5.14公里,同时,除跨越500千伏神保线外,还需同时跨越1次高速公路、5处10千伏电力线和2次公路,安全风险巨大的实际,在方案里第一次提出了用18台牵张机、3台吊车、1次同时展放2相16根导线。与此同时,还专门成立研究小组历时3个月开发出“基于安卓系统的档外弧垂观测计算APP”,大大加快了紧线效率。

  3月17日,施工正式开始后,耿明科除了坚持每天白天盯在现场,晚上回项目部后又再次对第二天的工作方案进行检查。在3月中旬的华北地区的夜晚气温仍然保持在零下两三摄氏度的情况下,他又和同事们一起克服困难把线路压接工作提前到头一天工作完成。最终,经过300多人的奋战,3月26日,蒙西——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跨越500千伏神保Ⅰ、Ⅱ回线的任务全面完成,比原计划提前一天完成了任务,刷新了特高压建设史上同类型跨越施工最短用时记录,创造了新的“跨越奇迹”。

  “如此复杂的工程,从来没有哪支队伍在半个月以内完成过,你们只用了9天,真的是‘奇迹’。”该项目的业主单位,国家电网交流分公司的项目负责人赞叹道。耿明科用经典的一战,打出了“黔送铁军”的名声,向世人展示了贵州送变电人的实力。

  耿明科打出来的名声传到了茫茫戈壁上正在建设中的750千伏伊犁—库车线路工程。“他们在那边仅用9天就完成神保线跨越,你们在这边的工程施工中又走在了我们前面,不愧是同一支‘部队’。”新疆送变电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发出感慨。作为750千伏伊犁—库车线路工程Ⅵ标段项目经理的陈大也被这个消息激励着。从2014年开工建设以来,陈大和他的团队已经在茫茫戈壁上战斗了两年有余,两年里,陈大也一直想通过自己团队的努力,把贵州送变电人的实力展示出去。

  为确保施工质量与进度齐飞,陈大在施工中优化资源配置,制定了科学的工程里程碑计划,最终历时11个月,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全线90基铁塔基础、组塔施工及46.524千米的线路架设施工任务。提前6个月率先完成了主体工程施工,同时,所承建标段在整个工程中获整体施工进度第二名,山地标段第一名。

  在高手林立的电力建设队伍里,以耿明科、陈大为代表的送变电人用自己的努力,凭借用我必胜的豪迈担当,打出了黔送铁军的名声,先后参建了世界第一个±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目前为止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换流站以及世界输送容量最大、被誉为“电力丝绸之路”的±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工程等。

  舍家为业 家国情怀献青春

  在贵州送变电工程公司一千余名员工中,有八百余人常年征战在外,他们一方面把电力建设当作属于自己的一份事业、一份理想,另一方面,他们也会把有限的时间留给爱人、家人,由于聚少离多,他们对家人的爱更是来得深沉。

  “工器具的打包托运手续在办,几十个项目管理团队成员的签证也在在紧张的办理。”当一切准备就绪,耿明科就将带领团队再次踏上征程。每一次出行,年迈的父母总是耿明科最大的牵挂,出行前,他总会叮嘱爱人,多买些老人爱吃的,有空时多陪陪老人。而每一次回家,耿明科总会宅在家里,哪也不去,同时,把爱人孩子叫在一起陪着双亲。

  从2007年到公司工作开始,陈大先后在云南、贵州凯里、都匀、甘肃、新疆等地施工一线参加电网建设。作为送变电人,陈大的步伐踏实而坚定,先后从项目技术员做到了项目工程部主任,从项目总工成长为项目负责人,然而,十余年的时间,除了工作,陈大最有感触的还是家人。

  去甘肃±800千伏哈郑线施工时,陈大的女儿出生才4个月,在西北的风沙里,再苦再累,一从工地回来,陈大总会不顾一身汗一身泥,扑在电脑前和老婆聊天,趴在电脑屏幕上亲女儿,这是像陈大一样长期征战在外的人与家人别样‘团聚’,尽管几乎都是相隔千里,可爱还是那么深沉。

  “他们是过来人,都知道我忙,所以把孩子给我带得好好的,从来没让我操心。”从2014年转战市场开发以来,杨臻已经不像以前做基建那样长期在外面,虽然出差时间不长,但频度却比原来大了不少,杨臻陪家人的时间还是不多,每次回家,杨臻总会给孩子狂拍很多照片,存在手机里,有空时,经常拿出来翻。

  工作性质让他们与家人聚少离多,如何平衡梦想和现实,爱好、事业和生活,贵州送变电人在岁月中摸索出了一整套温情的做法。他们都清楚,家人之间相互包容和支持说来简单,其实很不容易。与家人的相处最为重要,就是多付出。因为工作的缘故,物理上送变电人恩对家人在时间上的陪伴少了,那么精神上的关怀就要多。他们争取工作时间之外的全部的时间都尽量和家人们在一起之外,多沟通,分享自己的工作成果,把获得的荣誉也归功于家人背后默默的奉献,让他们也感受到自己对这份事业的热爱和分享收获。这样家人就会更理解、更支持,孩子们也会因为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骄傲。“我感谢家人,是他们一直默默地支持着我,我才能更安心地踏上征程。”陈大这样说。

  这就是“黔送铁军”,他们就是黔送铁军五虎将,有血有肉,就在我们的身边。他们始终坚持“忠诚可靠、攻坚克难、用我必胜、舍家为业”的精神,凝聚成了这支铁军不屈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