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路

南方电网报2017-02-28
字号:


黄果芳做工作记录。


黄果芳进行日常屏柜巡查。


黄果芳查看水管接线情况。

  25年意味着什么?

  对于浩瀚的宇宙,这段时光尚来不及惊鸿一瞥。复杂而缓慢的地质运动,在这里根本察觉不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对于短暂的人生,这是超出一般人生命1/4的时光。有多少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这里上演。而且,人生往往比剧本更为精彩。

  红水河,中国珠江水系干流西江的上游。源出云南省曲靖市马雄山,称南盘江,南流至开远而东折,至望谟县与北面来的北盘江相汇,因流经红色砂贝岩层,水色红褐而得名红水河。

  天生桥水力发电总厂就坐落于贵州、广西两省区边界的青山秀水间,电厂大坝将红水河截断,用以发电。到了今日,从电厂俯瞰,水流清澈至极,映着天空和林木显出蓝绿色,褪去了昔日红色泥土的风采。

  25年前,天生桥成为国家西电东送战略南路工程的源头,黄果芳所在的水力发电总厂发出送往广东的第一度电。截至今年2月,电厂西电东送电量已累计突破1300亿千瓦时。然而,在这段漫长的光阴里,作为全程亲历者的黄果芳,仍旧只是一名自动化班员。她看淡了苦与乐,鲜有抱怨,鲜有争逐,平凡而坚强。

  静水恒流

  她还是当年的模样

  在电厂,没有谁不知道检修中心自动化班有个叫黄果芳的,她已经成了“镇班之宝”。与她同期甚至在她之后的很多人,都先后离开了自动化班,但她始终呆在那儿。就像红水河里的水那样,始终在静静地流淌,永远不曾停止。

  “20多年了,我觉得她还跟当年一样。”如此评价黄果芳的是电厂安监部李振峰,他是黄果芳在南宁电力学校(现广西电力职业技术学院)的同学,1992年1月毕业同时被分配到此,一起共事25年。

  未见其人,先闻其笑。这是同事们给性情活泼的黄果芳的评价,一如曹雪芹笔下的王熙凤出场一幕。但是,黄果芳却远没有“凤辣子”那么工于心计,惯耍手段。在李振峰的记忆中,作为同学的黄果芳,当时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成绩突出不说,也喜欢组织大家参加各种活动。工作后,直爽的黄果芳“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拉过电缆,带着新同事一起搬过沉重的设备,“嗨,干工作,哪分什么男女嘛。”

  1993年,安监部主任助理李卫东当时还在自动化班工作。黄果芳身上的一件小事令他印象深刻。当时,生活区还没有建好,职工们只能住在附近的小镇,上下班都坐东风牌货车的货厢里。有一次,路面颠簸,黄果芳背部被重重撞到,“我看她眼泪都流出来了,但仍然一声不吭,到了厂里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工作。”记者就此事向黄果芳求证,她淡淡地说,“都过去这么久了,早不记得了。”那要是真有此事,以你的性格呢?“如果不是特别疼,我是不会吭声的。”她不忘补一句,“农村出来的孩子,哪有那么娇气?”

  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黄果芳,成为自动化班当仁不让的“大姐”,身边是一群“80后”汉子。“我现在娇气多了。”她半开玩笑地说,深受年轻人的照顾,一般不让她做体力活,能待在办公室就尽量不出去。不过,坐在她对面工位的王毅却不同意“芳姐”的说辞,“明明是她照顾我们。”王毅举出一大堆例子:她是“管家”,会将工具设备安排得井井有条,会认真做好每一次检修记录,会提醒同事下班前把重要文件整理好,会帮助外出的同事收拾办公桌上的垃圾……

  7人的检修中心自动化班员工作强度大。班长杨虎介绍,全天工作时间约280天。尤其从11月到次年4月底的枯水检修期,1个月理想状态休息4—5天,忙碌时休息1—2天也偶有发生,班员只能采用调休的方式,在有限时间内回一趟家。湖北小伙彭伟军在去年忙碌时期的休假,对芳姐心存感激。本应值班的他很想赶回老家参加姐姐的婚礼,但班组很难抽调人手。黄果芳得知情况后,原本准备回广西南宁探亲的她主动放弃,帮彭伟军顶岗。“呵呵,他姐姐结婚就这么一次,而且我家离得近,再找机会回去也方便。”黄果芳轻描淡写地说。其实,她回一趟南宁老家也并不方便,先乘一个半小时汽车到兴义,然后坐七八个小时的火车才到南宁。

  爱照顾人的芳姐不光对内,对其他班组也很好。采访过程中,高压实验班的李永强跑来自动化班办公室,询问能否借个储物柜装新运来的工具,“之前的柜子都塞满了,东西挪不掉。”黄果芳想了想,“最底层的柜子空间大,但取东西不大方便,我一会儿腾挪点东西出来,把上层的柜子借你。”她还不忘打趣,“租金是一年一顿饭哦。”

  “在电厂,没有谁不知道检修中心自动化班有个叫黄果芳的。”检修中心党支部书记黄大志说,黄果芳已经成了“镇班之宝”,与她同期甚至在她之后的很多人,都先后离开了自动化班,但她始终待在那儿。

  顺势应变

  要不断学习,有所变化

  自动化水平伴随着电网的发展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一路走来的黄果芳,也随着这些变化而不断学习创新,在原有的基础上,多思考、变化、前进。正如流水,会尽量填充河道内新增的每一点间隙。

  “从电厂能看到南方电网,乃至整个国家电力事业的发展。”工作近30年的老电力人黄大志说。

  此言非虚。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国家和南方有关省(区)就作出了意义深远的重要选择:1991年,中国南方电力联营公司(后在此基础上成立南方电网公司)组建,初步规划并着手实施西电东送。1992年底,天生桥二级电站(天生桥水力发电总厂前身)首台机组发电。

  “发电了,大家都很兴奋。”年轻的黄果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工作如此有意义。但是,刚发电的时候,设备自动化程度很低,甚至可以说基本没自动化可言。黄果芳拿每次开机举例来说:当时六七个人满厂房跑,一个个开关核对,需要至少半小时;现在一人在电脑前操作2分钟就搞定了。

  1999年5月,电厂全部6台机组投产运行,总装机容量为1320兆瓦,设计年平均发电量82亿千瓦时。经过多年的输电线路建设,电厂目前已建成至广东、贵州和广西的4回500千伏、8回220千伏输电出线,构成了南方电网交流输电主网架的重要枢纽,担负南方电网的调频、调峰任务。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动化水平伴随着电网的发展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一路走来的黄果芳,也随着这些变化而不断学习提升。

  她主要研究的励磁系统装置被称为“发电机心脏”,承担着提高机组稳定性的重要作用。25年的光阴,系统装置从原始的第一代到如今的第六代,黄果芳就像一个酷爱电子游戏的孩子,在每一次版本升级后,第一时间反复试玩。“早期的进口设备的说明书是全英文的,只能对着词典查看才能大体明白很多专业词汇的意思。”

  在副班长高菘的眼中,芳姐是最认真、细致的人。没事的时候,她总爱翻阅屏柜接线资料,再加上从业时间长,很多年代久远的回路,一问她,即便直接得不到答案,也能提供方向性的指导和建议。因此,碰到很多拿不准的问题,身为班长、副班长的杨虎、高菘,也会经常找她拿主意。“有她在,我们就会很安心。”高菘说。

  “既然干这一行,这些东西就得搞明白啊。”黄果芳并不觉得搞懂回路有多难,“看看诗词大会上的飞花令,得记下那么多的诗词,不比这个难得多啊?”

  在原本不足的领域,黄果芳也会加倍努力,弥补缺陷。比如像系统编程,受制于早期学业课程并无这一门,她在这方面与身边的“80后”差距明显。“之前连看都看不懂,更别说编了。”后来,她一遍遍请教同事,已经能够修改简单的程序,专门做系统程序工作的同事还咨询她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操作更加方便呢?

  “自己能做的,就绝不麻烦别人。”这就是黄果芳的处事风格。她自行修过空调、门禁系统,外出乘车爆胎的紧急时刻还换过轮胎。“凡事总有第一次。”经验告诉她,“看似不同类型的事情,其实原理上都差不多。”这就是工科生超强的逻辑思维能力么?

  “现在总在谈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是什么呢?”黄果芳有着自己的理解,“每个人在原有的基础上,多思考一点,多变化一点,多前进一点。”

  她想起家中修热水器的事情。修理师傅说,通常情况下,很多人都是直接把主板换掉,但他仅仅换掉一个元器件就解决了问题。“聚焦点越精细,就越体现工匠的水平。”

  长久以来,电厂在做励磁系统试验时,传统插拔方式容易产生火花,继而烧坏板件。在“思考、作出一点变化”后,黄果芳用开关代替了传统的插拔方式,解决了此问题。该项目还荣获调峰调频公司职工技术创新二等奖,她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的论文也获南方电网公司技术论坛优秀论文三等奖。

  学习与创新,其实就像河水一样,在正常河道流淌,虽不越界,但哪怕有那么一点间隙,它都会充满。

  不争上善

  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乐观的心态,良好的人缘,过硬的业务,足够让黄果芳有机会完成升调,但是,她却信奉着上善若水的信条,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性格开朗的黄果芳是个极其乐观的人,似乎从未听她抱怨过,也未有过厌烦的情绪。

  黄果芳却说,短暂的抱怨、厌烦肯定是有的。只是她会迅速调整心态,朝着积极的方面想——

  “有人说我们的工作苦,但跟那些在深山老林、悬崖峭壁上的巡线工比起来,我可幸福得多了。”

  “虽然我们工作时间长,但在非检修期内,如果排班正常合理的话,通常我也能每个月回一次家。”

  “要说工作有时候真的忙,可我还得了甲亢。大家都笑话我,这是富贵病啊。”

  ……

  开朗的性格,让她在长期的工作中积累了大量人脉,使得工作协调开展变得容易起来。自动化班与基建、接线、仪器等班组的协调工作,身为检修中心党支部书记的黄大志从未操过心,“都是黄果芳找别人协调,别人有问题也愿意找她。”

  与她共事过的一些人,已经有很多转为管理岗,或者升迁做了电厂、调峰调频公司的领导。实际工作中碰到的一些“疑难杂症”,黄果芳可以直接一个电话拨过去,寻求咨询解决。“有时候就碰到那些很老的接线,翻记录都不好查,当时的接线人已经调岗了,我们都不知道是谁。芳姐一看,打个电话就找到人了。”高菘说。

  运行中心的朱建伟借调到自动化班之前,就听说这里有个“专家”,不论工作还是生活问题,黄果芳都能解决。

  良好的人缘,甚至让一些离开班组的人对她仍念念不忘。已经去武汉大学继续求学深造的张亚超说,“如果有机会回来,我一定请她吃饭,叙叙旧。”

  居善地,心善渊。处于基层多年,黄果芳并非没有调离机会,但她都拒绝了。电厂厂长助理周刚至今还记得,大约5年前,她有去人资部的机会,“大度豁达,做事不抱着功利心,这个太难得。”她不转岗的原因很简单:“我在这儿工作一切都好,有什么必要动呢?”

  去年,厂里推选助理级技术专家,人事部门打电话给黄果芳,说给她报个名,凭着资历和业务能力,当选可能性很高。如果选上,每月工资会有直接上调。黄果芳却退出了,把机会给了杨虎,“呵呵,机会还是给年轻人吧,我懒得争了。”

  南网报记者 帅泉 通讯员 闫昆仑 杨露露 李玲 摄影杨露露

  >>同事眼中的黄果芳

  她为人乐观豁达,只是专注做事本身,吃苦能干,没有功利心。——电厂厂长助理周刚

  在一起共事6年,我从没见她抱怨过什么,无论工作还是生活。——自动化班副班长高菘

  她对每个人都很好,总是悉心照顾大家。班组的集体事务也被她承包,像整理资料、保管设备这些。

  ——自动化班班员王毅

  2010年入职不久,我就听说自动化班黄果芳的名字,口碑好,一直想见见这个人。现在有幸借调到自动化班,发现芳姐真是个好人。

  ——运行中心副值守长朱建伟

  >>链接

  黄果芳主要获奖情况

  2013年荣获南方电网公司“巾帼建功标兵”;

  2013年荣获南方电网公司“创先有我最美女员工”;

  2013年3月获南方电网公司技术论坛优秀论文三等奖,获奖论文为《天生桥二级电站励磁装置动作特性验证试验研究》;

  2014年5月获得南方电网公司技改贡献三等奖,获奖项目为《基于安全导向的电气制动装置顺序控制系统的开发机应用》。